北京赛车走势图 > 名校套题 >

只要名校还偷招好学生就还会有“疯狂的黄庄”

2019-01-11 20:15:12 名校套题188℃
编辑:卢本伟

  实际上,韩国的奥数并没有那么神,2018年最新的国际奥数比赛,韩国拿了第七,中国拿了第三。事实上从1988年以来中国IMO代表队只出过一次前三名,仅仅因为近四年没有夺得第一,就对中国的奥数政策大加鞭笞,这毫无疑问是神经过敏了。奥数永远是极少数天才参与的项目,到底有什么必要与国家的课外补习政策绑定来进行评价呢?

  可以肯定的是,整治校外培训机构“治标不治本”,不解决家长们图谋好学校的“心病”,校外培训永远会有市场,只不过会变得更加隐秘,收费可能会越高。

  所以,一方面很多人在吐槽奥数题目太难,一方面,则有人写出《教育部,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》,认为减负等同于学校在推卸教育责任,让孩子更轻松,相当于了“穷人”享受优质教育的机会,并得到大量点赞。

  想要治本,教育部门可以去做的,是改变公立学校的价值观。按杨东平的说法,“不能明面上不择校,实际上偷偷摸摸选拔学生。”但是,各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往往会为了政绩,要让成绩好看,允许少数学校“点招”,一旦开了这样的口子,焦虑的家长自然就会带着孩子踊跃奔来。杨东平认为,只要明规则,枪打出头鸟,就不会出现“管不住”的情况。

  疯狂归疯狂,但是,一旦你是适龄孩子的家长,且你身在,看到身边的家长都如此疯狂,你会不会加入一起疯呢?千万别低估了“剧场效应”。

  “每到周末,海淀剧院门口的知春总会堵车。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条,因为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。一辆辆等候在边的私家车上,背书包戴眼镜的学生们行色匆匆,出入于各个课外班。”

  但说起来这个目标过于遥远,不可能一朝一夕建成,那教育部门现在可以做些什么呢?

  事实上,大量的材料都指出,中国的孩子负担太重了,不是每个孩子都要去学奥数的,不是每个人都非要成为“尖端”的,焦虑的中国家长们,确实是在。

  以上讨论告诉我们的是,不要轻易往回走老。过去,几乎人人都反对应试教育,认为中国的孩子负担过重,同时综合素质缺乏,创造力缺乏;而这几年,情况为之一变,中式“虎妈”教育得到一些人的推崇,大量教育方式对比的材料都显示中国人搞基础教育有一套,而上海在PISA(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)测试上的出色表现,似乎更是实锤中国教育也存在优越性……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肯定应试教育那一套。

  “这里驻扎着新东方、学而思、立思辰、高思、杰睿等数十家机构,上百间教室,几百张课桌。一个孩子就算不去公立校,也可以在这栋20层大楼里完成K-12阶段的全部课程,甚至包括留学申请。”

  上个周末,各区开始大规模“”培训机构,“理想国际大厦拼娃家长鸟兽散”的图片也传遍了微信群。这次整治的导火索,或是上月底大规模流传的《疯狂的黄庄》一文,按文章的描述,虽然一再打击,校外奥数等培训的狂热程度依然未减,也许这就为什么教育部门决定“下狠手”。但是,这么下狠手,就能改变狂热家长们对奥数的追求吗?…[详细]

  肯定会有人说,你说的这些就算成立,又有什么用?还是那句话,“总有人要赢,为什么赢的人不是我?”“你的孩子现在不奋斗,以后怎么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?”即使认识到孩子的负担太重,家长也下不了决心让孩子接受“快乐教育”。因为家长们不希望某一天被自己的孩子,无法提供一个像样的起跑线。

  最新的一种说法是“以素质教育之名中国教育”,说“我们的在妖早教,在妖从娃娃抓起,变成了所谓的拔苗助长”,文章否定日本的宽松教育,并以韩国奥数2017年夺冠为依据,大力推崇韩国的英才教育。“在我们严禁奥数的背后,是韩国大力发展,搞奥数的举国体制。”“我们还沉浸在我们数学基础教育良好,我们的数学课程难度高等等,但世界竞争的,不光是基础,更在于尖端,我们的尖端是越来越钝化了,数学教育水平,已经不能骄傲了。”

  

名校套题

  另外,反对减负者对日本“宽松教育”持有的论调,事实上也有些过火。今年六月,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举办的日本“宽松教育”主题沙龙,对这个问题有较深入的探讨,了一些中国人的。比如说,把“宽松教育”说成是日本人学力下降的原因,其实是可疑的。又比如说,一些中国人觉得日本的“去宽松教育”是重新“应试教育”,这种理解其实是不对的,不过是把过去减的过多的学习标准又加回去了,而宽松教育时期的“像力、深度的学习、主体的对话与学习这些与价值观,是没有变化的”。(21世纪教育研究院《日本“宽松教育”——与思考》)

  报一个奥数班还不行,还得附带报一个奥数作业班,这就是当今中国疯狂的校外培训。

  据不少家长反映,这话并不夸张。甚至有网友如此表示,“我同学在海淀,两口子一个湖北考的北医,一个浙江考的,都是学霸中的战斗机,两口子轮着听课,也都受不了了,只能又给孩子同时报了一个奥数作业班。”

  而韩国的英才教育,其实也存在诸多问题,在本国面临诸多,而且很多论调跟中国是类似的。比如说,韩民族日报的一篇报道题为《韩国教育阶级差距变大,高考沦为家长竞争》,说的是含着“泥汤匙”出生的普通家庭孩子,根本竞争不过那些“金汤匙”。一位曾在英才教育初中就读的“泥汤匙”,班里的朋友们大多进入了科学高中、外国语高中或者国际高中,其中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女。他“经常会像乞讨一样从这些朋友口中探听各种参加比赛和活动的信息。国际高中的朋友们曾前往美国的大学参加课题研究,还有人三年级时就花费几百万韩元准备好了介绍、活动经历等可以获得较高活动分的一整套文件资料”。“泥汤匙”深深觉得,“感觉在韩国社会,所谓‘机会平等’只是一句空话罢了”。

  从根子上解决家长们的教育焦虑,需要尽快实现公共服务高水平均等化。而教育主管部门短期内需要做的,不止于整治校外培训机构,因为这“治标不治本”,更重要的,是改变公立学校的价值观,不能明面上不择校,实际上偷偷摸摸选拔学生。

  中国的孩子负担太重是事实,不是每个孩子都该去学奥数的,不是每个人都非要成为“尖端”的,焦虑的中国家长们,确实是在。

  而随同报道这次“”的各,也了校外培训此前的火爆。规避监管的方式多种多样。比如,“奥数”不再叫“奥数”,叫“思维训练”,或者“科学素养课”,以前是二年级起步,现在甚至是一年级起步,一到六年级都有课程,实际上都是与奥数有关的内容,而且都会比孩子所在的年级“超进度”提前学。

  就在学校好好按进度学数学不成吗?不成,你按部就班学上不了名校。更不用说,家长会担心学校的老师会藏着一手不肯讲,留到校外补习赚钱时才用上。

  然而这个应试教育思想回潮有些走得太远了,教育专家杨东平指出,很多人忽视了PISA测试中上海的另一项“第一”,“上海的学生平均每周作业时间13.8小时,加上课外补习时间每周17小时,远远高于OECD国家的平均7.8小时,说明上海的第一是以学生过长的学习时间为代价的。同样在第一梯队的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,包括韩国、日本、地区、地区,他们的学生的负担只有上海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。”

  不上名校不成吗?更不成。奋斗得来的成功让人更加珍视成功,认为“快乐教育”教不出能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下来的下一代,还是拼吧,“总有人要赢,为什么赢的人不是我?”

  在教育部门反复打击奥数等校外培训班之后,中国教育的心脏地带依然是这样的场景,这让主管者非常窝火。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各区都加大力度整治校外培训机构,甚至可以称得上是“”。离黄庄不远的著名的理想国际大厦,据称每家培训机构都纷纷停课。

  上月广泛流传的《疯狂的黄庄》一文,为人们描述了海淀黄庄——距离北大、只有3公里——这个中国教育核心区校外培训的繁荣图景:

  

名校套题

  关于奥数和校外培训,目前的认识相当且困惑。一方面,很多家长叫苦不迭;但另一方面,家长却又不得不把孩子送去参加培训,还为“反对减负”寻找各种理由。

  这些家长和孩子对奥数如此,自然引发不少吐槽。最常见的,是对奥数题目难度的吐槽,比如下面这一道,据说是三年级的奥数题,你能够做出来吗?

  

名校套题

  或许,我们更需要一些理想化的典范中小学,尝试去营造一个低竞争、低控制、低评价的教育生态,真正能够用多元化的标准来评价学生,并且这种评价能够被大学以及社会所认可。期待这样的办学者出现吧,毫无疑问会成为中国教育领域的英雄。

 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今年初,韩国也采取了“减负”政策,自今年三月起,韩国为小学一二年级学生开设课后英语补习班。

  解决家长们的教育焦虑,很难有一揽子的方案,要解决问题,只能是尽快实现公共服务高水平均等化,让人们不至于太过“竞争失败”的图景,才有可能让家长们安于减负。

  奥数题这么难,也说明了这些奥数培训机构并不是花架子,你得做出这些题,才有机会得到好成绩,而最终目的,就是为了被各个名校所眷顾。据《疯狂的黄庄》一文,为了能尽早被名校“点招”,很多家长在小学一二年级甚至幼儿园就把孩子送去学奥数,因为这就是名校招生的主要依据。对于这些名校而言,也没有比奥数更好的识别“优质生源”的指标了。

搜索
网站分类